法曲献仙音·吊雪香亭梅

编辑:烦心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07 19:26:41
编辑 锁定
《法曲献仙音·吊雪香亭梅》是南宋词人周密所作。全词借吊雪香亭梅写兴亡之感。上片写重来所见,抒发感叹。下片回忆过去,对比今日的荒凉,换头抒发凭吊之情。
作品名称
法曲献仙音·吊雪香亭梅
创作年代
宋末元初
作品出处
《绝妙好词》
文学体裁
作    者
周密

法曲献仙音·吊雪香亭梅作品原文

编辑
法曲献仙音·吊雪香亭梅
松雪飘寒,岭云吹冻,红破数椒春浅。衬舞台荒,浣妆池冷,凄凉市朝轻换。叹花与人凋谢,依依岁华晚
共凄黯。问东风、几番吹梦,应惯识、当年翠屏金辇。一片古今愁,但废绿、平烟空远。无语销魂,对斜阳、衰草泪满。又西泠残笛,低送数声春怨。[1] 

法曲献仙音·吊雪香亭梅注释译文

编辑

法曲献仙音·吊雪香亭梅词语注释

⑴雪香亭:南宋孝宗在杭州清波门外建聚景园,奉高宗游幸,其后遂为累朝临幸之所。至理宗以后,日渐荒废。
⑵岭:即葛岭,在杭州西北十二里,西湖北。相传葛洪炼丹于此。
⑶椒:梅花含苞未放时,其状如椒也。
⑷衬舞台,浣妆池:应是聚景园中旧有之池台。浣(huàn):洗。市朝:本指人众会集之处,这里是指朝代、世事。
⑸岁华:既指岁月,也指年华。晚:终,将尽。
⑹凄黯:凄凉暗淡。
⑺吹梦:吹醒当年的繁华梦。
⑻惯识:识惯。
⑼翠屏金辇(niǎn):翠屏,碧玉屏风,代指宫苑旧日豪华的设施。辇,人推挽的车。金辇:贵族的车驾。
⑽废绿:荒芜的园林。
⑾销魂:非常感伤。李煜《子夜歌》:“人生愁恨何能免,销魂独我情何限。”
⑿西泠残笛:西泠(líng),即西泠桥,在杭州西湖孤山下,为后湖与里湖之界。也名西陵、西林。残笛:断断续续的笛音。

法曲献仙音·吊雪香亭梅作品译文

古松积雪飘来寒意,岭头冬云吹成冰冻,数点红梅绽出浅浅的春色。聚景园中当年的歌舞楼台今已荒芜,宫女浣沙池今日冷寂,繁华市朝变作凄凉废苑,竟如此轻易!可叹梅花与入一样所存无几,相对依依共同迎来又一度岁暮。
心情是一样的凄凉黯淡!试问东风方才几度来去,往日繁华已然成梦去远。东风啊,你一定多次见识过宋帝后妃的仪仗御辇。四处笼罩着伤今怀古的愁绪,满目是荒芜的草木与茫茫暮霭。我面对衰草斜阳默默无语,黯然魂消,泪流满面。远处西泠桥又传来断续的笛声,低低呜咽着春天的哀怨。[2] 

法曲献仙音·吊雪香亭梅创作背景

编辑
首词据吴则虞考证,大约写于1286年(元世祖二十三年),离南宋灭亡有十余年了。词人游观了杭州南宋旧宫苑,见梅伤情,写下了这首名是吊梅吊亭,其实是吊人吊国的哀伤之词。[3] 

法曲献仙音·吊雪香亭梅作品鉴赏

编辑

法曲献仙音·吊雪香亭梅文学赏析

“松雪飘寒,岭云吹冻”,起笔一组工巧而自然的对句,点出天气,勾画梅亭的寒景,已透出凄怨之音。一个“飘”字,一个“吹”字,并见出体物之细、炼字之精。紧接着,“红破数椒春浅”一句揭示所咏之物。在料峭的寒风中,含苞如椒的梅花又绽出了几点红色。“红破”带出饱满的生机。梅花预报了春的到来。自然之春方始来临,而人事之春却早已消歇了。这是运用反衬手法,被衬托者便是下面“衬舞台荒,浣妆池冷”的残败景象。衬舞台、浣妆池疑是聚景园中旧有之池台,尚可令人想见当日歌舞管弦之繁,红拥翠簇之盛。奈何“市朝轻换”,良辰难再,如今这里只剩下荒凉的舞台,冷寂的妆池了。唯有那红梅依旧花开花落,念及于此,作者怎能不感到“凄凉”呢?句中“荒”、“冷”诸字形象地写出了物是人非之变。“轻换”是用淡笔写浓情,加重了哀痛,又有世情遽变,恍若梦幻的感觉。三句中,前两句开,后一句合。“叹花”两句折回雪香亭梅。词人为家国之恨忧思郁结,愁损年华;那红梅有知,似也同其哀感。这里,物我交映,彼此相怜,把伤国自伤,寂落无依的情感深沉地吐露出来。梅花初放,而诗人却想到了它的凋谢,则亡国之人的心绪可知,悼伤故国之意如见了。
  “共凄黯”三句近承上文之“凋谢”,远接篇首之“飘寒”、“吹冻”,是词论家所谓岭断云连的“提空之笔”。上片题面已足,此处又反复申说,以尽其意。“问东风”,是满腔悲愤无可告语之状,益见悲凉。“几番吹梦”,言恋恋于前朝,其情不能自己,至于梦魂牵绕;一梦觉来,更是凄伤惆怅无限。“应惯识”者,当就老梅而言,谓今日之梅“应惯识”当年之“翠屏金辇”之盛时车骑。屏、辇意从前文“衬舞台”、“浣妆池”出,反透“市朝轻换”之意。“惯识”,有殷勤问故朝的深情;“应”,推度之辞,含心事茫茫、然疑不定之神态。下面两句倒装。“但”字一转,然后落下,作一波峭。“废绿平烟空远”,指眼前之景物。曰“废”、曰“空”,语气衰颓。曰“平”、曰“远”,则置身亭上,居高远眺之状。六字中一字一层,情景兼胜。回应上文,反剔出江山兴废之恨。寄慨苍茫,令人生无穷的哀叹。接下,“无语”二句,花与人共写。昔日宫苑的官梅,如今自开自落在荒寒的废圃。衰草、斜阳,状其景;销魂、泪满,言其情。与杜甫“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同一机杼。结拍两句,以《落梅花》之西泠残笛,重加渲染。面对废绿、荒烟、斜阳、衰草、残笛,词人们唯有满腔的亡国之痛,唯有沉默无语黯然销魂,唯有欷欺大恸热泪纵横!国亡园荒梅落人老,至此,吊故国、吊梅花和吊自己已浑然不可分辨。[4] 

法曲献仙音·吊雪香亭梅名家点评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公谨《献仙音·吊雪香亭梅》云:‘一片古今愁,但废绿平烟空远。无语消魂,对斜阳衰草泪满。,又‘西泠残笛,低送数声春怨’。”即杜诗‘回首可怜歌舞地’之意,以词发之,更觉凄婉”。
王易词曲史》:“(草窗)入元以来,尤多亡国之音。如《一萼红》之登蓬莱阁,《玉漏迟》之题梦窗词集,《法曲献仙音》之吊雪香亭梅等,皆时时流露。大抵与梦窗词同一机杼,但局度稍逊耳,要是宋末巨子。”
吴梅词学通论》:“即杜诗‘回首可怜歌舞地’之意,以词发之,更觉凄婉。”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起笔写梅亭寒景,便带凄音,由荒亭说到朝市,由朝市说到看花之人,如峡猿之次第三声。后阕言‘翠屏金辇’,何等繁华,而贞元朝士无多,唯历劫寒梅,犹亲见当年之盛,与汉苑铜仙、隋堤杨柳,同恋前朝。结句‘西泠残笛’,寓余感于无穷矣。”[5] 

法曲献仙音·吊雪香亭梅作者简介

编辑
周密(1232-约1298)南宋文学家。字公谨,号草窗,又号四水潜夫、弁阳老人、华不注山人等。原籍济南,后为吴兴(今浙江湖州)人。宋德祐间曾任义乌(今属浙江)令等职。宋亡隐居不仕。其词讲求格律,风格在姜夔吴文英两家之间,与吴文英(梦窗)并称“二窗”。也曾写过一些慨叹宋室覆亡之作。并能诗文书画,谙熟宋代掌故。著有《草窗韵语》、《齐东野语》、《武林旧事》、《癸辛杂识》、《志雅堂杂钞》、《云烟过眼录》、《浩然斋雅谈》等数十种。编有《绝妙好词》。存词150余首。
参考资料
  • 1.    刘永济,俞平伯选注.唐宋词名篇:辽宁人民出版社,2000.01:第206页
  • 2.    王洪主编.唐宋词精华分卷:朝华出版社,1991年10月:第1251页
  • 3.    马清福.绝妙好词:春风文艺出版社,1995年:第571页
  • 4.    郑春山主编.千古绝唱 中国古典文学赏析:中国言实出版社,1999.09:第3042页
  • 5.    张永义选注.南宋风雅词笺 身是客,愁为乡:当代世界出版社,2009.10:第228页
词条标签:
文学作品 文学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