碗子城

编辑:烦心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1 08:21:14
编辑 锁定
碗子城,是太行陉中“羊肠坂道”上一处关隘。位于山西晋城市泽州县晋庙铺镇碗城村,与河南沁阳常平乡附近,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1] 
碗子城,由唐代大将郭子仪率领部队所建,是历代镇守天井关的驻兵之地[2]  ,扼守泽(泽州府,今山西晋城)、怀(怀庆府,今河南沁阳)之要冲[3-4]  。四周均被羊肠坂道所包围。[1] 
碗子城,其南、北门原书写有“北达京师”、“南通伊洛”的石刻,现因为年代久远已经不存,城廓依山崖而建,规模不大,名字的由来缘于这座古堡似的建筑,由青石垒成,呈“圆碗状”,“状如碗然,故云碗子城”。[2] 
碗子城,现存建筑遗址有孔子庙、碗子城、孟良寨等十余处,具有军事、商贸、交通等多方面的研究价值,近年来因冯小刚导演的影片《1942》而闻名。[2]  [6] 
中文名称
碗子城
外文名称
Sub City Bowl
地理位置
山西晋城泽州县碗城村,与河南沁阳常平村交界处
气候类型
暖温带半湿润大陆性季风气候
占地面积
一亩左右
开放时间
早9:00-晚18:00
门票价格
78元
著名景点
羊肠坂古道,赵长城等

碗子城建筑构造

编辑
碗子城,属太行八陉之一太行陉中“羊肠坂道”上的一个关隘
碗子城 碗子城
。太行八陉,是古代晋冀豫三省穿越太行山相互往来的咽喉通道,同样也是三省边界的重要军事关隘所在之地。其中的 “太行陉”为“北达京师”“南通伊洛”,是连接山西、河南两省的必经要道。这条神秘的古道蜿蜒在崇山峻岭间,因其形状似羊肠而有了另一个名字——“羊肠坂道”。[1] 
碗子城,修建于唐代初期,是历代镇守天井关的驻兵之地,扼泽(泽州府,今山西晋城)、怀(怀庆府,今河南沁阳)之要冲,[3-4]  是“北达京师、南通河洛”的重要的军事关隘。[2] 
碗子城,因其所在的这条古道蜿蜒在崇山峻岭间,其形状似羊肠而有了另一个名字即"羊肠坂道"。路边的石刻"古羊肠坂"为清代书法家翁同龢所书。李白等著名诗人路过这里,都为此留下千古诗篇。[2] 

碗子城历史沿革

编辑
战国时,
碗子城 碗子城
秦国大将白起率军经晋城攻打赵军,留下赫赫有名的长平之战。秦国的昭襄王曾亲自到此,尽征河内十五岁以上男子从军。[7] 
三国时(206年),曹操率兵亲征高干,途中经过著名的羊肠坂道,留下著名的 《苦寒行》:"北上太行山,艰哉何巍巍!羊肠坂诘屈,车轮为之催"。[8-9] 
唐朝,唐代大将郭子仪率领部队建城。[2] 
宋代,李筠据泽州,宋太祖赵匡胤御驾亲征,路经碗子城,山多石,不可行,宋太祖先于马上负石,六军皆负石,即日平石为大道,遂至泽州,大败李筠。[10] 
元至正十八年(1358年)曹濮、王士诚等上太行,攻陷晋宁路,元将察汗帖木儿败之,分兵屯泽州,塞碗子城,破其关。[10] 
明朝时,大将徐达曾率王世贞、冯胜、傅云胜上山西,从河南武陟取怀庆,逾太行,克碗子城,取泽州府,遂取潞州。[10] 
1986年,“碗子城”做为古羊肠坂道的一部分,被河南省政府公布为第二批文物保护单位。[11] 
2004年,“碗子城”做为天井关遗址的一部分,被山西省政府公布为第四批文物保护单位。[12] 
2004年,因冯小刚导演的影片《1942》而闻名。[13] 

碗子城主要景观

编辑
碗子城,由唐代大将郭子仪率领部队所建
古关隘天井关 古关隘天井关
,是历代镇守天井关的驻兵之地,[2]  扼守泽(泽州府,今山西晋城)、怀(怀庆府,今河南沁阳)之要冲。[3]  四周被连接晋豫两省的古道羊肠坂道所包围。[2] 
碗子城,其南、北门原书写有“北达京师”、“南通伊洛”的石刻,现因为年代久远已经不存。城廓面积仅有1亩左右。[5]  依山崖而建,规模不大,名字的由来就是缘于这座古堡似的建筑,由青石垒成,呈“圆碗状”,“状如碗然,故云碗子城”。[2] 
碗子城中央有一条南北向的石砌山道,顺这条弯弯曲曲的山道南下数里便到达沁阳常平村,山道旁山崖上雕刻着“古羊肠坂”四个大字,是清代“两代帝师”翁同 亲书。碗子城东西长50米,南北阔25米,城墙高5~7米,宽4米,依山傍谷,“羊肠坂”从碗子城中穿过,两边是令人毛骨悚然的悬崖和深渊,是太行陉唯一咽喉通道和关隘。在碗子城周围留存有城墙约200多米,城堡遗址7处。距城堡西南不到1公里的山壁上有3处元代铭记和1处石龛,石龛内刻一佛二菩萨。[14]  从碗子城山下仰望,山势平凹,像一个巨人托举着一个小小的碗样的城堡。[6] 
碗子城所在的孟良山,山顶有孟良寨遗址,对面山顶有日本人建的炮楼遗迹,山腰上还有文革时修的防空洞。整座山从山顶到山底有不同时期的四条公路,依次为:孔道(孔子周游列国前往晋国时走过的古道)、羊肠坂(也称曹道戓赵道,曹操北上时重修,宋太祖赵匡胤御驾亲征时再修)、军道(由阎锡山修建于民国时期)、207国道(建国后修长的通往河南的二级公路)。再加上周围的遗址天井关孔子庙、孟良寨等,使碗子城具有军事、商贸、交通等多方面的研究价值。[5] 
碗子城 碗子城

碗子城归属争议

编辑

碗子城争议由来

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
碗子城“羊肠坂”古道 碗子城“羊肠坂”古道
位于太行山南麓崇山峻岭中的河南常平村和山西大口村,就因为历史遗迹“碗子城”的 归属问题而争执不断。河南与山西两省政府分别在1986年和2004年将其确定为本省的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 8年11月中旬,山西方面宣布对“碗子城”拥有“主权”,却遭到河南省沁阳市常平村群众的阻止。[15-17] 
弯弯曲曲的羊肠坂就是著名的“太行八陉”之一的“太行陉”。它南起河南焦作市沁阳市,北至山西晋城市泽州县,古往今来都是河南进入山西的重要军事通道,历史上无数次著名的战役在这条古道上发生,其中包括常平村人永远铭记的“常平阻击战”。在这场战役中,国民党第四十军黄树勋旅与日寇血战49天,3000多名抗日将士的墓碑至今仍留在常平村。[15-17] 
两地之争始于1966年,当时为人民公社建制,村为大队。一次,大口大队的群众赶着牛到碗子山南坡放牧,常平 大队的群众认为耕牛闯进了他们的养护区,把大口大队的9头耕牛赶走,此事逐级反映后,甚至惊动了国务院。[15-17] 
“碗子城”始建于唐,当时就是羊肠坂上最重要的军事哨卡。
这条古道和这座城堡上已不再有昔日繁忙的景象,它们的存在更多地是为了某种象征意义。然而,在1965年至今的43年里,这块地方成了常平村与晋庙铺镇争执不下的焦点。[15-17] 
1965年,常平乡一支林业专业队在常平村天池岭、牛心栈两个自然村村边植树。此次植树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以树为边界,划定两个自然村的边界。此时,大口村一村民声称此处地界属晋庙铺镇,将20头牛赶到边界内吃草,遭到常平村村民阻止,双方产生地界纠纷。[15-17] 
63岁的张志怀当时在常平村村委会工作。他回忆说,当时常平村坚决不认同大口村的做法,这不仅牵扯到大片土地问题,而且一旦将天池岭和牛心栈划到山西,“碗子城”也就被一块儿圈走了,村民们感情上接受不了。[15-17] 
发生纠纷后,双方嘴官司不断升级,最后打到了国务院。在此期间,双方相互举证。晋城方拿出了一张民国十四年测绘的军用地图作为两省界线的主要依据,并提出“地图界线和群众习惯界线是一致的”。对于晋城方抛出的这张地图,常平方并不认可,因为如果以这张地图为依据,就把当时的沁阳县实际管辖的两个生产队、100多户、500多人口、近4万亩林地全都划给了山西。常平方说:“晋城方不尊重历史实际情况,拿着一张小地图到处要地,实在不像话。”随后,晋城方又拿出了一张同治五年的文约为凭,声称常平乡又一自然村马洼岭属于晋城。紧接着,常平方也拿出了从光绪三年起这块土地就归常平的证据。[15-17] 
这些凭证都没有把双方中的任何一方说倒。这直接导致1966年山西省和河南省的两位副省长齐肩站在了“碗子城”废弃的城墙之上,对边界一事进行商议。几经反复,这件事总算是尘埃落定,常平方占据上风。然而,此次长达一年的争论在晋城方心中似乎留下了一条隐隐的伤疤。[15-17] 
1986年,羊肠坂被认定为河南省文物保护单位。此时的常平村人松了一口气,因为羊肠坂及“碗子城”在常平村人的努力下被保护了起来,对常平村人来说,这是他们对祖宗最好的交代。而没过多久,“河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碑文上的“河南”两字便被晋城方的一些村民抹去了。这件事深深地伤害了常平村人。张志怀回忆道:“当时村委会试图派人专门看管碑文。”[15-17] 
旅游开发古城遇生机不料地界争执再次起
1965年,争执过后,常平方和晋城方没有大吵大闹,但小吵小闹不断。[15-17] 
2001年,焦作市旅游事业已红红火火,沁阳市以神农山风景区为依托带动了多项旅游产业的发展。当年,时任焦作市市委书记的秦玉海考察了羊肠坂,看到了“碗子城”,并称“羊肠坂在我市诸多景点中独具特色,它横跨几千年历史,既是一部战争史、又是一部交通史和文化史,具有很高的文化价值。”[15-17] 
这次考察极大地鼓舞了沁阳市政府和常平人保护、开发羊肠坂的决心。消息不胫而走,传到了离常平村五六公里远的晋庙铺镇。随后,一个令常平人迷惑的勘界图形成,这张勘界图上标着“碗子城”在山西境内。[15-17] 
2001年秋,刚从常平村支部书记职务上退休的张志怀参与了界碑的定位。张志怀回忆,当时晋城方想往南多来8米,这样一来,就把常平村北头全划走了。“这咋行,我们村里几个干部都不同意,最后界碑也没埋成。”张志怀说,“至于那个勘界图,村里、乡里、沁阳市都没有签字承认。”[15-17] 
2002年,沁阳市文物局制订了《河南省文物保护单位羊肠坂历史遗迹位置修复规划方案》。沁阳市文物专家邓宏礼称,古战场、古栈道以及分布其间的诸多文物古迹对专题旅游者有极强的吸引力,并将羊肠坂的修复规划分为近期、中期、远期规划。近期规划就是修复“碗子城”,也是此项投资中所需资金最多的修复项目。[15-17] 
这一规划方案直至2005年常平村新一届领导班子上任才得以逐步实施。常平村村委会主任张敬利说:“当年竞选时,我的竞选宣言就是修复‘碗子城’,结果我成功当选了。”张敬利回忆,新当选班子成员的第一次会议就是在“碗子城”开的。2008年,张敬利连任常平村村委会主任,此时经过几年的努力,他们已筹集了“碗子城”修复资金。因而,带着兴奋的心情,新领导班子的第一次会议地点又设在了“碗子城”。[15-17] 
2008年11月10日,在村委会组织下,常平村十几个村民上山清理“碗子城”周围的杂草。可正当他们热火朝天地准备干一番事业时,晋庙铺镇的部分村民也来清除杂草,也要开发“碗子城”,双方再次发生争执。11月17日,晋庙铺镇镇领导一行人拿着2001年的勘界图来到“碗子城”,坚持说“碗子城”在晋庙铺镇境内,应由晋城方进行开发,并要求进入“碗子城”。此时的常平村人仿佛大冬天里被人泼了一盆冷水,负责看护“碗子城”的村民张怀德气愤地回答:“这是我们的城,你们不能进来!”11月20日,晋庙铺镇镇领导又来协商“碗子城”开发事宜,但无果而归。[15-17] 
这件事又一次刺激了常平村人的神经,张怀德立即对常平村80岁以上老人一一进行走访,借此来验证“碗子城”的历史归属。张怀德无奈地说:“这种纠纷何时是个头呀?”[15-17] 
林地纠纷转为文物之争
离“碗子城”仅有4里地的常平村有人口2500多人,而距“碗子城”略远的大口村有700多口人,离碗子城较 近的是大口村碗子村组,有100多人。[15-17] 
常平村村文书张大豆认为,目前留存最远的凭据,是明万历二十七年在山顶上立着的一块界碑,上面清楚地界定了两 村也是两省的分割线,几百年来,一直为双方认可,村民在各自的地盘上春种秋收,相安无事。界碑后来被大口村的人推下山 去摔成两截。而古羊肠坂道所具有的关隘文化和历史价值,使它跻身于河南省第二批重 点文物保护单位,从而受到各界的关注。[15-17] 
据沁阳市文物局局长田中华介绍,1986年11月21日,沁阳境内的古羊肠坂道被公布为“省保”,附属文物包 括碗子城、孟良寨、唐城、“古羊肠坂”摩崖题刻、元代石像及哨所城堡等。[15-17] 
后来,沁阳市在“古羊肠坂”题刻南40米的山坡平台上立有文保标志石碑。可是时间不长,“河南省重点文物保护 单位”石碑被山西方面毁坏,就连沁阳市林业局立的标牌也被毁掉。[15-17] 
2002年7月17日,沁阳市人民政府划定了古羊肠坂道重点保护范围,以保护标志为坐标,向南500米,向北 400米,向东680米,向西220米;而一般保护范围是自重点保护区边界向外扩1000米。碗子山顶南侧的孟良寨和 碗子城在重点保护范围内。[15-17] 
2004年6月,山西省政府把“碗子城”等古迹公布为山西省第四批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他们也在“碗子城” 附近立了石碑,尽管基座非常结实,还是被常平村的群众毁掉。[15-17] 
此次河南省文物局下拨的维修专款到位后,常平村村民更是热情高涨,村委会主任张敬利的想法是,将来和丹河峡谷 风景名胜区管理局联合开发“碗子城”。[15-17] 
历史遗迹能开发成景区吗?田中华认为,对文物是以保护为主,合理利用。[15-17] 
对此,中国旅游学院副教授唐开康认为,适度的开发不仅可以让更多的人了解文物景区,唤起大家的保护意识,同时 还可以帮文物景区筹措到资金,用于进一步的保护工作。[15-17] 
两地旅游资源博弈
早在上世纪90年代末,沁阳方面便先后投资数千万元开发常平乡境内的丹河峡谷,成立了丹河峡谷风景名 胜区管理局,通过10年的开发,目前已将该地打造成了一个集历史人文景观、自然风光、民俗旅游为一体的综合性风景区, 其中“碗子城”和古羊肠坂遗址是待开发的景区之一。这里还成了影视拍摄基地,2001年以来,央视等先后在这里拍摄了 《太极英雄》、《大秦帝国》及《卧薪尝胆》等电视剧。[15-17] 
河南方面的旅游开发意识触动了山西人的神经,2002年,山西晋城市泽州县晋庙铺镇成立了“太行关古文化景区开发筹备处 ”,聘请北京的有关专家编制了太行关景区总体规划,开始着手对“碗子城”等景点进行开发。[15-17] 
2003年11月26日,晋城市旅游文物局局长郭晚胜考察了“碗子城”后说,晋庙铺镇历史文化积淀深厚,孟良 寨、羊肠坂、碗子城等古寨堡、古关隘、古道遗迹极具历史研究价值。近年来,由于重视不够,有被河南沁阳抢先开发的危险 ,今后要加快申报“省保”、加大开发力度。[15-17] 
2005年,山西省晋城市泽州县又成立了珏山——丹河峡谷地质公园筹备组,开始省级地质公园申报工作。而此时,位于 沁阳境内的丹河峡谷风景名胜区已经开发得有声有色。[15-17] 
2008年12月18日,“太行关古文化景区开发筹备处”负责人韩广周告诉笔者,太行关古文化景区项目已完成 了景区旅游总体规划,还通过了山西省发改委的批准备案。[15-17] 
太行关古文化景区规划面积为145平方公里,规划总投资1.55亿元,项目建设工期为2006至20 15年。但是,现在还处于招商阶段。[15-17] 
韩广周说,虽然处在太行山北端的山西旅游资源丰富,但在开发利用上,山西不如河南的力度,太行山南端的河南已 成功地开发了云台山、青天河、丹河峡谷等风景区。他认为,对“碗子城”之争,最好的解决办法是,双方坐下来协商,搁置 争议、共同开发。[15-17] 
争端背后的利益分析
巧合的是,就在晋城方拿着勘界图来到“碗子城”时,神农山风景区也从晋城方处看到了这份勘界图。看后,神农山风景区领导有些想笑,因为根据这张勘界图,从神农山风景区舍身台景点往北全在山西境内。“我们干了这么多年,全是在给人家干呀?”景区一些工作人员说,甚至有人大胆揣测:“晋城方想分焦作旅游一杯羹。”[15-16] 
如果说上个世纪60年代常平方与晋城方的纠纷完完全全是“地界纠纷”,那么,此时再看“碗子城地界之争”就不能不令人想起几年前的“云台山地界之争”了。这些争执的背后,或多或少都隐藏了经济利益。[15-16] 
修武县北部与山西省陵川县接壤,边界线长达48公里。1999年,陵川县对云台山部分区域的管辖权提出异议。双方经多次协商,未能达成共识。最后,国家勘界办在充分调查的基础上,对山西、河南两省下发了《关于晋豫两省在云台山风景名胜区和青天河水库段的行政区域界线及有关问题的处理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要求维持勘界现状,景区内的一切开发行为要服从云台山风景区的统一规划和管理。然而,这个《意见》并未完全阻止双方的争吵。《经济视点报》记者李万卿在关于此事的一篇调查文章中一语道破:“景区发展了,一向友好的邻居也要开发。”[15-16] 
一位旅游界的业内人士介绍,似乎从云台山开始,山西晋城方面强烈地产生了与焦作“共同开发旅游资源”的念想,一些人也试图寻找更多理由来支撑“打破省际地域界限开发旅游”的理论。而更多的旅游界业内人士认为:“这些想法不成熟,也不太切合实际。”[15-16] 
不管怎样,羊肠坂、“碗子城”曾是晋豫人民的友好见证,谁都希望把它完好地保护下来,谁都希望相互的友好关系继续下去,而不是被某种芥蒂所破坏。[15-16] 

碗子城山西晋城说

碗子城 碗子城
《泽州府志·关隘·古迹》称:“府南九十里太行绝顶,群山回匝,道路险仄,中建小城若铁瓮。”碗子城建于唐初,以控怀泽之冲,因城甚小故名。宋初,李筠据泽州,宋太祖御驾亲征,路经碗子城,因山陡石多路不好走,太祖亲自下马,背负石头,群臣六军尽皆照做,路乃通。明正统年间(1436—1449),宁山卫指挥胡刚带人凿石开山,平为道路,“车骑差得通”。[18] 
历史上碗子城争议颇多
关于“碗子城”的归属,历史上就争议颇多。明初,晋豫(山西、河南)分界时,碗子城隶属河南省。而记者在“碗子城”遗址的残破石碑上,看到了明“嘉靖”的字样,史书上的记载是嘉靖二十二年秋,河南御史李宗枢因农民起义而向山西借地修城进行防御。[12] 
山西晋城旅游文物局认为:勘界图已标明
泽州府就是现在山西晋城市。晋城市旅游文物局认为,
今日说法报道
今日说法报道 (11张)
最直接的“证据”就是现在的勘界地图[19]  。由文物科工作人员提供,记者看到了这份最新的2001“山西省人民政府与河南省人民政府联合勘定的行政区域界线协议书”,上面很明确地标明“碗子城”隶属于山西,这份协议书上有当时山西、河南两省的主管省领导的亲笔签名。[19] 
2004年6月18日,“碗子城”被山西省政府公布为第四批文物保护单位。2009年1月7日,在晋城市旅游文物局,文物科工作人员张建军告诉记者。在他提供的《晋城文物保护单位荟萃》的书中,记者看到了“山西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天井关”遗址中,有详细描述现存建筑遗址“碗子城”的字样。[12] 

碗子城河南沁阳说

据《河内县志》记载:
古羊肠坂道 古羊肠坂道
“太行山顶,其路羊肠,百折中有一城,地仅一亩。唐初筑城,以控怀泽之冲。”清光绪年间对该城进行修葺,洞门上方均嵌石刻,东曰“北达京师”,西为“南通伊洛”,实为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关要寨,自古乃兵家必争之地。[3]  [20] 
据《怀庆府志》记载:“太行山顶,其路羊肠,百折中有一城,地仅一亩,唐初筑城,置此以控怀、泽。甚小,故名。”[4] 
据《读史方舆纪要·卷四十九·河南四》记载:“碗子城山在府(怀庆府)北五十里太行山畔。山势险峻,羊肠所经,上有古城,亦曰碗子城关。元至正十八年,汝、颍贼大掠山西,察罕击之,自河东进屯泽州,塞碗子城。既而守将周全以怀庆叛降刘福通,察罕遣将守碗子城,为全所败。明初大兵攻山西,自碗子城北出,破泽、潞诸州。盖南北之要道也。”[21]  、“碗子城关见前碗子城山。又大斛关,在府北太行山畔,唐置。”[21] 
据《读史方舆纪要·卷九》记载:“河南守将冯宗异等由怀庆徇太行,太行山南去怀庆府城二十里。宗异遂克武陟,武陟是今怀庆府属县,下怀庆,拔碗子城碗子城山,在怀庆府北五十里,有关当太行山道,至为险要,取泽、潞二州,扩廓遣兵分道拒守。”[22] 
据《读史方舆纪要·卷四十三》也记载:“《志》云:府南九十里有碗子城,是为太行绝顶。其间群山回环,两崖相夹,中立小城,隐若铁瓮,亦曰碗子城关,亦曰碗子城山。明朝正统中,凿石平险,以免折轴摧车之患。今关属河南河内县。”[23]  、 “横望隘,在州西南八十里,太行绝顶也。即狄梁公望云思亲处。今为横望镇巡司,洪武二年置,与怀庆府碗子城相距六里[22]  。又南有柳树隘,亦曰柳村店,有巡司戍守,与碗子城相接”[23] 
《重修太行山路记》记载了元朝至正年间怀庆府重修太行山路羊肠坂的情况。据史料记载,自春秋战国至民国时期,在羊肠坂发生的重大战役有数十次。[14] 
河南沁阳市文物局认为:县志上有明确记载
怀庆府河内县就是现在河南沁阳市
今日说法报道碗子城之争
今日说法报道碗子城之争 (41张)
沁阳市文物局认为,县志上有明确记载,碗子城应该就是沁阳的,而现存的古羊肠坂在碗子城以下,肯定在沁阳辖区。除《河内县志》外,其他的一些历史古迹中也能找到类似的记载。[11] 
在河南省沁阳市文物局,工作人员同样提供了相关资料。并表示“碗子城”是1986年河南省第二批文物保护单位,他们这有详细记载。记者看到,位列名单第250位的便是“古羊肠坂”,其详细说明为坂道两侧50米重点保护区,而“古羊肠坂”正好穿“碗子城”而过。[12] 
对于古羊肠坂,通过历史梳理,沁阳市文物局认为,太行陉大概形成于战国之前;从战国时起,太行陉轵关陉(在今济源)和白陉(今辉县)一道成为由山西入河南的交通和战略要道。不管是史料、古迹、政府出台的相关规定以及当地村民们的生活习俗,都让沁阳市文物局认为,古羊肠坂就是河南的无疑。[11] 
自从1986年,古羊肠坂被省政府公布为第二批文物保护单位后,沁阳市文物局就派人保护古羊肠坂。河南省公布古羊肠坂为第二批文物保护单位定界显示,古羊肠坂位于沁阳市西北常平乡常平村北,重点保护范围以保护标志为坐标点,向南500米,向东680米,向西220米,向北400米。2007年,沁阳市文物局打报告向上级部门申请古羊肠坂维修金,现在20万首期维修金已到位,目前正在整修。[11] 

碗子城专家点评

专家观点:一个“碗子城”居然分属两个省的文物保护单位,对此中国古文化研究专家、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家魏崇武先生。研究了记者提供的资料后,魏先生表示,尽管两省都将其列为省文物保护单位,但其实内容不一,山西省的依据是省保单位“天井关”,这是一个古代关隘,山西省认为“碗子城”是进入山西的第一个关隘,是“天井关”的一部分;而河南省的依据省保单位“古羊肠坂”,羊肠坂是一条古道,连接河南和山西,从河南常平村起,到山西大口村止,河南省认为碗子城是“古羊肠坂”古道上的建筑,是古道的一部分。[12] 

碗子城开发状况

编辑
山西晋城市泽州县晋庙铺镇成立太行古文化景区筹备处
2002年古羊肠坂道终止的山西晋城市泽州县晋庙铺镇,已成立太行古文化景区筹备处,筹备处党支部书记是太行关文物管理所所长韩广周,韩广周认为,古羊肠坂自古以来就是山西的。[11] 
2003年他们花30万元请北京一家公司对古羊肠坂附近146亩土地进行规划设计,2004年,山西省政府把古羊肠坂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06年,太行古文化景区被山西省发改委立项。[11] 
这么多年为什么没有派人保护古羊肠坂,韩广周称当地村民忙于生产,山西政府部门对文物保护不够重视。韩广周说,河南在太行山开发太快,山西开发得比较慢,山西古文物比较多,却迟迟没能开发出来。这次对于古羊肠坂开发,采取的是政府牵头,企业投资的形式进行开发,但目前引资情况不容乐观。[11] 
但对于解决争端的办法,韩广周提到了一个“和平”的办法:最好能双方坐下来商量,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而晋城市旅游文物局文物科的工作人员也表示,在正在进行的山西省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中,“碗子城”肯定是一个重点,他们已经为“碗子城”配备了专职保护员。但如果搞旅游开发,则需要更多部门参与。[19] 
河南沁阳文物局筹钱20万修缮古羊肠坂
1986年自从古羊肠坂被河南省政府公布为第二批文物保护单位以来,沁阳市文物局就派人保护古羊肠坂。但沁阳市文物局和常平乡的部分村民,只是保护,基本没对其修复。对于这次修整,其实与山西方面要来开发有一定联系。[11] 
早在2005年,张敬利担任村委会负责人开始,就有开发古羊肠坂的想法,因资金匮乏,一直未能动。[11] 
2007年,除了沁阳市常平村民在抢修古羊肠坂,沁阳市文物局也行动起来了。文物局此次拿出20万元修整古羊肠坂,沁阳市文物局局长田中华认为是正常的修整,以前他们就有这项修整计划,但资金一直没有到位,与此次山西开发古羊肠坂没有联系。田中华表示,以后他们会向上级申请更多的资金,修缮、保护古羊肠坂。[11] 
2008年11月17日,张华德等人在古羊肠坂碰到山西晋城市泽州县晋庙铺镇的负责人,他们准备对古羊肠坂进行开发。11月20日,山西晋城市泽州县晋庙铺镇负责人再次到古羊肠坂勘察。山西方面的举动遭到常平村人的反对,消息反馈到常平村主任张敬利那里,他就和村民们商量如何保护开发文物。[11] 
2008年12月16日,张华德就和他的同乡开始修整古羊肠坂。[11] 
焦作文物局建议联手开发造福两地
对沁阳市常平村村民来说,他们目的很简单,开发古羊肠坂,发展旅游经济。沁阳市文物局局长田中华称,《文物保护法》明确规定,文物要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11] 
沁阳市文物局局长田中华称,古羊肠坂作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首先考虑保护,对遭到破坏的文物抢救,开发旅游是在保护的基础上进行,不能牺牲文物搞开发。田中华认为,常平村村民保护文物值得肯定,但仅想利用文物搞开发是违犯《文物保护法》的保护方针的。田中华认为,不管古羊肠坂属于谁,他们多年对古羊肠坂保护总是没有错的。[11] 
焦作市文物局局长杨保群说,文物管理以属地管理为主,古羊肠坂究竟是哪个地方的,以沁阳市文物局说法为准。杨保群称,古羊肠坂连接晋豫两省,古代社会是两省政治、经济、文化交流的重要交通线,如果切断,不利于保护。如果两地文物部门能联合起来,保护文物同时再开发旅游,对两地经济发展是有好处的。[11] 
杨保群的说法得到韩广周认同,山西成立太行古文化景区筹备处就是为了开发太行山景区,如果古羊肠坂能开发好,两地的农民都会受益。[11] 

碗子城电影取景

编辑
电影《1942》取景[13] 
整个剧组在晋城的拍摄分两个阶段进行
电影《温故1942》取景 电影《温故1942》取景
:2011年十一月份,在碗子城和大箕古教堂拍了五天,2012一月份在石淙头村拍了三天。在碗子城拍摄的时候,沿碗子城两边的山路都布满了逃荒的窝棚,“灾民”们满山遍野,到处都是。尤其是晚上,要拍摄“灾民”们点火取暖的场景,荒郊野外,天干物燥,正是森林防火的严峻时期。为了防止出现意外,我们调动了公安、森林防火队员和当地乡镇的百姓,全副武装、严阵以待。幸好,在拍摄的关键时期,11月29日,下了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逃荒的“灾民”们瑟缩在漫天的白雪中,非常符合故事情境。导演冯小刚和剧组的同志非常高兴,抓住时机,在风雪中紧张拍摄,效果相当满意。[13]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景点 中国其他行政区划